石壕吏扩写400字(续写改写)

傍晚时分,我到石壕村去投宿。看见两个官兵去抓男丁。老妇让老头翻墙逃走,她来应付差役。她拄着破旧的拐棍,打开破旧的小门。
刚打开门,就听两个差役咆哮:“怎么才开门,你家男人呢?让他出来。”老妇人口未开泪先流,用她那已经干裂的嘴唇说道:“我们家有三个儿子,一个捎信说另两个儿子都战死了。活着的也就苟且活着,死的就已经结束了。家里没有男人了。”话音未落,一阵小孩的啼哭声从屋里传来,这可把差役激怒了。妇人悲恸地说:“只有一个没有断奶的孙子,因为孩子要吃奶,他母亲就没有离开。请你不要为难他们。我们的生活已贫困交加,儿媳进进出出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。老妇我虽年迈体衰,但还能做点事,我跟你们走,去河阳服役,还能够来得及准备明天的早饭。”就这样差役毫不客气地呵斥着把老妇带走了。
随着差役的离开,周围安静了下来。夜更深了,听不到说话的声音了,我仿佛听到有人在低声啜泣,内心也十分悲痛。第二天天刚亮,我就要登程赶路,只老翁一人送我,我们相视无语,看着老翁布满愁容、写满沧桑的无奈的脸,我的心被刺痛了。我抱手辞行,转身离开,只留下老翁孤独的身影。

作者:龙萧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