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,原来如此作文1200字(初中作文,初一作文)

爸爸又不在家了!
近日,爸爸总是午出夜归,每当我大惑不解问到缘由,爸爸总是付之一笑,让我丈二和尚——摸不着头脑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今日,暴雨滂沱,加上老师一番训诫,心凉如水,只祈求爸爸门口拥抱的温暖能驱逐内心的寒气。“砰”,大门被猛地撞开,我迅速问候了每一个房间,可依然空无一人。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,我瘫坐在了椅子上。
昏黄的暗光中,仅有桌上那碗面依旧吐着丝丝热气。“哎!”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凝视窗外,一片片树叶禁不住暴雨的洗礼,纷纷飘落雨坛。看着看着,视线渐渐模糊,思绪在心头慢慢荡漾开来……
因为我上了初中,爸爸不再那么忙于工作,下定决心好好陪我,对我开始百般照顾。爸爸总提着他的小公文包早早到家,煮好了饭,便在家门前笑眯眯地迎候着我。帮我卸下书包,又扶我坐下。那个模样,那般殷勤,常常让我如坠云端,飘飘忽忽。妈妈也偶而迎接,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。我翩跹于爱中,那甜蜜的絮语,温暖的拥抱,热腾腾的饭菜,如一张细密的网丝丝缕缕地缠绕着心房,心底满盈着幸福。日日此等,便也习以为常了……
“轰……”,一声惊雷使我如梦初醒,望着空空荡荡的屋子,心中不由泛出一种不解,甚至愤怒:爸爸到底去哪儿啦?
脑中忽然闪过一幅画面:前些时日,有个叔叔(爸爸的朋友)邀爸爸一起打牌,爸爸手持电话,满面笑容欣然答应。“莫非……”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不禁怒火中烧:每日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原来是去打牌!说好以后要多陪陪儿子的,开学这才几天,就没有了耐心,还口口声声要我坚持不懈,迎难而上!这样的爸爸够格吗?真是不可思议!
陆贾说过:“垂大名于万世者,必先行之于纤微之事。”兴许因为太过愤怒,又何曾发现那个小皮包也不知去向!
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。一晃9点30分了,爸爸手握湿漉漉的雨伞撞了进来,径步走向房间。我不加思索,当即拦住了他。
“爸爸,这么晚了,出去才回来?干什么的?”看着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我更加坚信爸爸是打牌去了,冷冷地瞪着他。“没,没干嘛呀。”他看着我,一头雾水。“是吗?”我一副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样子,咄咄逼人地问。“可……可……,我真没干什么!”爸爸一副哑巴吃黄连——有苦说不出的囧样。我心生怜惜之情,无奈地摇摇头,不再追问。
次日,放学的铃声一响,我就如脱缰的野马般直奔向家,迎接我的仍然是空空荡荡的屋子。愤怒的情绪如充着气的硕大气球,在一点一点膨胀。我怕家中狭小的天地容不下我暴涨的情绪,一股莫名的冲动怂恿我出去走走。正到心烦处,那就走吧!一路行来,饱览百花,任芬芳染上鼻尖,灌入胸膛,心不由舒畅了许多。不知不觉,我走到了“泰兴一建”——爸爸的工作单位旁。
倏地,一个身影晃入眼帘,定睛细看,正是爸爸!双目对视,惊讶之情溢于言表。“爸,你来单位了?为何不告诉我?我还以为你打牌去了呢!”爸爸又惊又喜,宽厚的大手温和地抚摸着我,也抚去了我心头的疑云。“我马上要考建造师了,学习时间长,只好先煮了饭,再每天挤点时间多学点,这样,晚上才能早些回家陪陪你啊!怎么可能打牌去呢?”啊,原来如此!原来是我错怪爸爸了!
曾经,猜忌、怀疑像一条毒蛇,噬咬着我原本纯洁美好的心灵,阻断了我与爸爸之间真情的桥梁。人与人之间多一些理解,多一些信任,感情的天空会一直高远寥廓。现在,我豁然开朗。
路边的霓虹灯斑斓着五彩的光芒,我紧紧地拥着爸爸,手拉着手,脚步轻快地踏上了真情的归途……

作者:朱曦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