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的人让我又爱又恨作文(初中作文,初二作文)

老张,有名的“刀子嘴”,典型的豆腐心。嘴刁心软,老张本色。老张谓谁?我的英语补课老师也。
老张的“刀子嘴”可不是白叫的,补习班七人,人人畏之。老张的“初露锋芒”是在一个午后。那天天气晴转阴,补习班六人皆到,唯一人缺席,此人还是老张亲侄女。上课一小时后,此女姗姗来迟,老张正眼也不看她一眼。待她放下书包,老张悠悠开口:“知道上课多久了吗?”此女头也不抬答道:“一小时”。老张脸色“刷”地变了,黑得像要滴出墨来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看老张这脸色大事不妙啊!果然,老张声音陡然提高,语气格外严厉:“知道你还这么晚来,是不是在车上玩手机玩过站了?你妈还没把你的手机收掉吗?”她侄女抬头,一脸不服:“我连手机都没有,怎么玩?早被收了。”老张一个眼刀甩过去,那犀利的小眼神让旁边的我腿都抖了一下。在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,她嗖地一起身,一个箭步冲到她侄女面前,一把夺过她的书包,倒着一抖,书全部掉到地上,伴随着手机掉落在地时发出的脆响。老张冷冷一笑:“这是什么?啊?你说啊?”那女生低头,惴惴的说:“我没玩。”老张面色铁青,继续毫不留情大声训斥起她侄女,说她满嘴假话,不见棺材不掉泪。声音之大,旁边的我们一个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她侄女开始还一脸不服,在老张不连断的咆哮之下不堪一击,嘤嘤哭了起来。老张更生气了,音量增加一倍,那双小小的眼睛放出交流电,一阵一阵:“哭什么哭?你还有脸哭?不想学就滚回去?”我清晰地听到了天花板裂开的声音。她侄女哭得几乎断气,而我却只敢在离开前给她一个同情的眼神。
从此,无人敢迟到,更无人敢放肆。
老张虽然有一张“刀子嘴”,却有一颗“豆腐心”。尽管她只是我们的补课老师,但对我们的学习严格要求。老张的教学水平那是没得说的:思路清晰、语言准确,再难的题经她一点拨,我们立刻豁然开朗。可真正让我们对她敬畏有加的是她对我们的“温柔”。为了帮我们节省时间,每到补课那天,她都免费帮我们做好晚饭等着我们。老张做的饭菜非常可口,而且是换着花样的做。每人连饭连菜一大碗,不准吃剩。吃饭时,听到我们的烦恼,还会对我们循循善诱,因势利导。老张讲话极有水平,每次听完她的话语,我们郁闷的心情都会一扫而光。
老张和我妈关系极好,对我更是像对女儿一样的对待。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我因为贪玩手机,成绩一下掉了几百名。老张专门请了我妈和我去她家开“分析会。”会上她不但帮我认真分析我的学习态度、成绩,还对我晓之以情、动之以理,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。完会后,又一反之前的严肃,高高兴兴拉着我去买鞋—一双她早已看好等着我去试的小白鞋。她说今年就流行穿小白鞋,又漂亮又舒服。我对老张的犀利眼光简直崇拜!所以当她问我喜不喜欢时,我拼命点头。老张二话不说,立马付钱,我妈过意不去,老张那犀利的小眼神一瞪:“又不是给你买,别烦!”我妈只好乖乖妥协。看,多好的老张!
假期到了,我和老张一家出去玩。最后一天,目的地是黄河边。在去黄河的路上,我见着一个精致的小玩意儿,很是想买。老张却说不适用,不让买。我开始暗暗生她的气,到了吃饭的地方,我越想越生气:凭什么不让我买?哼!后来干脆一直丧着脸。吃完饭后,我一个人去了卫生间,也没跟他们说,我才不要跟他们讲话呢!厕所人挺多,拍了很久的队。等我出来后,却发现团里的人都不在餐厅里了。我有些心慌,急急忙忙走到门口,却见导游迎面走了过来,见到我,他一拍大腿:“小姑娘啊,终于找到你了。就等你啦!快走啦!”说完,他也不等我转身大踏步走了。我只好小跑着追上他,心里很不爽:你不过是个导游,凭什么给我脸色看?想到这儿,我的脸又阴了阴。到了门口,只见我们团的所有人都等在那儿,见我来了,和我们处熟的那几个纷纷关切的问我去哪儿了,大家到处找都找不到,不熟悉的则要么窃窃私语,要么向我投来不满的眼光。我看到老张那张黑透了的脸,心里咯噔一下:完了,完了,完了……
果然,老张毫不留情,当着全团的人的面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。我的眼睛都哭肿了,只好解下围巾盖着头。一路上,没人理我。到了黄河,坐在羊皮筏子上,我越想越气,心中满满的委屈与愤怒像要溢出来。一档眼,老张之前买给我的那双小白鞋映入眼帘。小白鞋在浑浊的黄河水的映衬下白得发亮,还是那么精致,那么好看。却刺痛了我的眼睛。一种恶作剧般的念头从心头涌上来,我一狠心,一咬牙,小白鞋就这么被我肆无忌惮的泡在黄河水里!我心里那个畅快啊!就在我自以为报复得逞时,一转眼,却看到了老张那双充满复杂的眼睛。我心头一惊,刚才的快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我这是做了些什么啊!
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跟随他们回到了岸上。一上岸,老张把我拉到一边,语重心长的对我说:“我知道你心里有气,但你已经是老大不小的人了,可不可以不要任性?就因为没满足你的心愿,你就可以由着性子乱发脾气,这怎么行?你说说,因为你的小性子,导致全团所有人都在找你、担心你,耽误了大家的时间,你不觉得内疚吗?我今天这样对你,是希望你要记住这个深刻教训,任何时候,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,想自己的同时,也要想到他人。”看着脚上被我虐待过的小白鞋,我羞愧不已。
老张啊老张,我的姨妈,对你这样一个这个刀子嘴,豆腐心的人,真是让我又爱又恨!

作者:角述键